星期五, 6月 29, 2007

發黃的照片 依稀的記憶



今天也真是閒著, 坐在窗邊, 看著窗外雨來了, 雨停了, 雨再下, 雨又停.... 丟了工作, 可以專心地想想自己的事, 想著我認識的人們, 想到了很久很久的以前。記憶中的人叫黃秋, 少說也有15年沒見了, 現在只可以憑藉照片加感覺來想像著她的面容。

15年過去了卻一直掂記著, 時不時想起, 為什么? 我一直認為, 人的記憶固之然是基於事實, 但人最后記著什么, 忘掉什么是沒有原因也不由自己決定的。記不起是什么時候開始跟黃秋說起話來了, 是二年級嗎? 她是一個經驗老師的孫女, 有點影响力的, 別的同學都說她有點嬌縱, 所以無論在男或女的圈子裡都不是很討人喜歡。我自已並不討厭她, 跟她算是比較多說話的, 但也就這樣而己。到了四年級, 男同學們認為男女應該有別, 為了不讓同學取笑我也就沒有跟她太多說話了。而讓我一直在意的, 是五年級時發生的一件事。

那時我們都是12歲左右, 開始對異性發生興趣的年紀, 但還是幼稚得很, 總是用反叛的行為來讓人注意自己的階段。那天一個自小跟我打架大的男同學, 不知什么原因碰撞上了黃秋, 還惹怒了她。於是一班男同學便湧了上去, 有的是看熱鬧, 有的是要插上一口, 我也趁了上去。不像其他人, 黃秋都是跟他們對罵著的, 在我也講了幾句欺負的說話后, 她停了口, 看了看我, 伏下哭了。不肯定是想像的還是真實, 那時她很委屈的樣子。當時我雖然不明所以然, 也知道過份了。后來想起, 像是明白了什么, 我是不是該人家失望了?

多年來一直在意, 一直念念不忘, 起初不敢去弄明白, 后來移民來了香港, 再回去時已經找不到黃秋了。15年過去, 現在就算再碰上也認不出對方了。遺留下來的這份記憶, 這份歉意還是我想像的重要嗎?

3 則留言:

MK blue 提到...

你還有點點的幸福,最少你有一張發黃的舊相片,一班同學一起拍的照片。離開最有感情的小學是十多年前的事,兒時的同學叫甚麼名字,忘記了,他們的樣貌?很耐以前已經記不起。很想有一張合照,一大班同學的一張合照,好讓我在十多年後的今年拿出來看一看、想一想,是誰跟我一起渡過愉快的童年。

semson 提到...

你有的, 未找到而已。今天之前我也不記得有這么一樣照片的。

Abel Cheung 提到...

哈,倒不如說是你幸運,不是人人都有以往的相片的。我有的合照相片最早已經是中學年代,還要是後期;雖然有一兩張小學和更早的,但只是自己的個人照而已,即使看完也不記得自己有照過那種相。